★最新网址★dxj011.com,dxj022.com,dxj033.com,dxj044.com,dxj055.com,dxj066.com,dxj077.com,dxj088.com,dxj099.com ◆记忆方法:大香蕉(11~99)敬请收藏!
大香蕉温馨提示:网址会不定时更换,如果大家忘记网址,请牢记→永久网址WWW.DXJSPZ.COM来访问本站,就永不迷路!网站首页视频搜索图片搜索小说搜索
公告:您的宣传是我们的动力!如果您觉得大香蕉视频好,记得告诉您的朋友!
本站视频部分采集于网络,视频中广告与本站无关,请勿相信,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玩家可到本站担保【澳门威尼斯人55817.com】进行游戏,资金才能得到保障!
  • 【无限恶堕】(第二节)(02-04卷)【作者:无限恶堕】-大香蕉都市
字数:2890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节:第二卷:回忆过去  林杲异常害怕。只听我分付律子将:「他的毛烧掉。」律子便开始用火机去烧林杲的阴毛。  几次烧到了皮肤林杲只好强忍不敢发出叫声。毛烧光了。  我说:「你现在是我的奴隶了,我不想让你再碰女孩子」  说完又让律子用自己的鞋带将林杲的肉邦一圈圈缠住,并用火机将接头烧死。  林杲又一次勃起细细的鞋带深深的勒在肉里。  「我希望下次见到你时」我希望它还是这样否则我就割下它。这双你弄脏的鞋卖给你你要好好的珍藏。你走吧,记住以后要随叫随到,你不想你的丑事公开的话。「」是的主人我会的。「说完林杲就要站起来,我将脚放在林杲的肩上压住他。  「奴隶是没有资格在主人面前站起来的。」林杲又一次感受到了屈辱带来的快感。  于是掏出身上所有的钱交给律子便叼着我的鞋爬了出去。               -分割线-  下午,在OFFICE我接到了「玫」的電話,約我下班後在她公司樓下的咖啡廳見,說有要緊事。  她沒有說是什麼事,我也就沒細問。她一向如此,想起一出是一出,總是沒頭沒腦的亂來一通,然後就悄無聲息了。  對此,我已經習以為常了,也就沒有太在意。眼看著就4:30了,我匆匆的補了補妝,就提前离开学校,驅車前往那家咖啡廳. 雖然隻有十分鐘的車程,但我不喜歡遲到。  先說說「玫」吧。「玫」是我大學同學,和我都是北京的,同年級又是同一個系的,最巧的是我們還是同一個寢室的。有了這麼多的相同,我們很自然的就走得很近。  雖然畢業後我們各自進了不同的工作环境,有著各自不同的發展,也都結了婚,但這種關系我們都很珍惜並一直保持至今。  我結婚的時候她還是我的伴娘呢,她的老公也是在我的婚禮上認識的……  停好了車,我徑直來到那家咖啡廳,「玫」已經等在那裡了,向我招招手。  她可是從來沒有這麼準時過,今天是怎麼了……  我坐下後,也為自己要了一杯咖啡。然後就是互相的問了問近況,我在等著她進入今天的主題……  「玫」本來是坐在我對面的,卻換到了我旁邊的位子,用眼睛掃了一下周圍的人,然後把頭靠得離我很近。  我知道,她現在要開始進入今天的主題了,我期待著……  她接下來的那番話,著實的讓我吃驚不小,不由得讓我懷疑起了自己對她的了解。  她當時的原話我已經記不清了,大緻的內容是告訴我她參加了一個俱樂部,是私人性質的,每次活動的內容是集體的性交,會員大概有三十幾個,而且必須都是已婚者,其目的就是為了防止會員之間產生感情糾葛,而且每次活動的時候相互之間都不用真名,必須事先為自己取個英文名並且不允許相互打聽對方的情況,隻有俱樂部的組織者才了解所有人的情況. 而她已經參加了半年多且活動了六、七次了,每一次的感覺都不同,一次比一次好……  我都不知道當時是怎麼聽完「玫」的那些話的,隻記得自己心跳得從沒有那麼快過,握緊的拳頭手心裡全是汗,緊張得要命……甚至想像不出三十多人在一起會是怎樣的一種場面。  「玫」後來還說讓我原諒她一直沒告訴我,是因為有規定不能讓俱樂部以外的人知道,以保證其安全性。之所到以現在才和我說,是因為她幫我也申請了,而且已經和那個組織者說了好幾次了,直到最近才答應的。而且今天晚上就有活動,問我要不要參加。  說完那些話之後,「玫」就不再說話了,喝著咖啡靜靜的看著我,等著我的答復……  我知道,無論我做出什麼樣的決定,都將影響我今後的生活……  可是當時我的腦子亂極了,根本就無法做出任何的決定,周圍的空氣似乎都凝固了,也不知過了多久,我下意識的端起了咖啡送到了嘴邊,才知道咖啡已經涼了……  正当我大腦一片空白的時候,「玫」告訴我不用馬上做決定,活動開始的時間是晚上十一點,讓我先回家考慮一下,如果想好了,九點半到她家接她,假如過了十五分鐘我還沒到,她就明白了,就當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的家,甚至連晚飯吃的什麼都不知道,隨口應付了幾句老公的問話,就傻傻的坐在沙發上發楞,弄得他還以為是我工作太累了,不停的安慰我並站在身後替我按摩肩膀,並不停的親吻我的頭發,試圖讓我放松下來。  面對如此體貼的他,我又怎能……  我決定了,管她什麼幾點幾點的呢,我不去了,今晚我就在家好好的陪陪老公,盡我的婦道。就在我剛要站起身來想回抱老公的時候,那個鬼精靈的「玫」居然偏巧在這個時候打電話來了,就像算準了一樣。  電話是我接的,在電話裡「玫」絲毫沒提那件事,隻是問我吃了沒有,在看什麼電視,我也隨口應著,說著說著「玫」突然要和我老公說話,我當時就隱約的感覺到她要說什麼,似乎有些不妥,但還是鬼使神差的把電話給了老公,邊看著電視邊支著耳朵想聽他們在說什麼. 他們大約聊了有兩三分鐘,放下電話老公對我說︰「去吧去吧,別讓人家說你擺架子,玩兒得高興點,少喝點酒……」誰知道那個死丫頭都對他編了什麼瞎話啊!  我看了看表,八點五十五,看來那個死丫頭是算準了我該出門來的電話。就在這短短的幾分鐘,我又改變了決定,也改變我的整個的生活——就因為那該死的電話。  直到以後我才明白,正因為那個電話,讓我知道了生活原來是這麼的美好,做女人原來是可以這麼的快樂……  我記得是九點二十五分,我到了「玫」的樓下,遠遠的就看到她等在那裡,一上了車她就對我不懷好意的笑了笑。一問她我才知道,原來她騙我老公說我們同學聚會。  天啊,畢業快十年了,從沒搞過同學聚會,我差不多連同學的名字都不記得了,虧得她還想得出這麼個借口。和三十幾個從沒見過面的人一起,她居然說是同學聚會,也真難為她了。  後來我才知道她第一次也是這樣騙她老公的……  一路上她和我具體的講了講俱樂部的情況,還有要注意的事情,我一邊幻想著將要發生的情景還一邊記著要注意的事情,也不知道到底聽進去了多少,也沒好意思問她到時候會是怎樣的一種場面,會有什麼感受,雖然我們之前也聊過有關性方面的事情,但畢竟這次不同……  她不斷的指示我該怎麼走,大約開了一個多小時的車,雖然是晚上,但我依然感覺得到,我們已經開進了京郊的農村,路已經不那麼好走了,有點顛。似乎在一條公路的盡頭,「玫」告訴我到了,從擋風玻璃望出去,眼前是一個高檔的別墅,有個很高的鐵柵欄門,裡面亮著燈。  看了看四周我發現,周圍根本沒有別的什麼建築物,我不由得想到了別墅的主人似乎在買這幢房子的時候就應該是別有用心的……  「玫」看著我,小聲的說︰「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放下我,你可以原路返回。」  我沒有看她,心裡有些緊張,握方向盤的手滿是汗,眼睛望著車窗外的鐵柵欄門,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這個柵欄門怎麼打開啊?」  我想,這是再明白不過的暗示了吧!  從眼角的餘光裡看到,這死妮子的臉上分明的湧上了一個我從未在她那兒看到過的詭異的笑容……  她讓我放下車窗,越過我的身體用手按了一下窗外的一個東西,這時我才看清那是一個由鐵杆連接著的對講系統,從門裡面伸出來的。  對講機裡傳出了一個低沈的女人的聲音︰「哪位?」  「是我,十九號,Amy。」「玫」簡短的回答。  哦,他們居然還編了號,這是個什麼樣的組織啊,也不知道我會是幾號?我的好奇心越來越重了。  「就你一個人?」那個聲音又再響起。  「還有她。」「玫」說. 我知道「玫」口中的她,指的就是我,也不知道那些人到底了解我多少,而「玫」又是怎麼向他介紹的我。  對講機裡沒有再發出聲音,而那個鐵柵欄門卻無聲的打開了。  「玫」沒有再說話,而是默默的注視著我,她知道我還在猶豫,也知道我已經看到門打開了。  哦,多麼善解人意的的一個丫頭啊!而在我眼中,那似乎不是一扇通往別墅的門,而是向我開啟了一扇通向另一種新奇刺激的生活的大門. 門裡的一切對我來說,是那麼的陌生而又令我向往。此時此刻的我,居然異常的冷靜,連「玫」的呼吸聲都能聽得到,我清楚的意識到︰一旦進了這扇門就不能再回頭!  一旦進了這扇門我將不再是我!  一旦進了這扇門我將徹底告別過去的生活!  一旦進了這扇門我將背棄對婚姻的承諾!  一旦進了這扇門……  無論這扇門通向哪裡,天堂也好,地獄也罷,我不再猶豫,不再徘徊……  你說我淫蕩也好,下賤也罷,我不會羞恥,不會在意……  猛的踩下了油門,車子飛也似的衝進了去,都能夠聽到輪胎摩擦地面發出的巨大的響聲……  為我們開門的是個中等個子的男人,大約三十七八歲的樣子,身材很魁梧,隔著他身上穿的那件溁疑模孕簦軌蚩吹贸鏊男丶『馨l達……  「還沒有開始呢吧?」「玫」一邊和那個男人擁抱了一下一邊問道。  「快了,還差幾個。請進. 」那個男人說著話眼睛瞟向了我這裡,面帶微笑的伸出了右手,與我握了握,很有力量。  「歡迎歡迎,裡邊請。」很簡短的開場白。  迎面的,是一座磨砂玻璃的屏風,轉進去,裡面是一個很寬闊的大廳,男男女女的坐了十幾個人,仍空著很多沙發……  「玫」熱情的和那些人打招呼,看得出和他們很熟,卻把我冷落在了一旁,還是那個穿「灰T恤」的男人,走到我身後,友好的扶了扶我的腰,說︰「第一次來,別拘束,他們都很熱情的。」帶著我走到那些人面前︰「Amy,你不準備給大家介紹介紹嗎?」  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到了我身上,「玫」這才意識到冷落了我,回身朝我做了個鬼臉吐了吐舌頭,親熱的攙著我對大家說︰「這是咱們的新成員——Vivnan,你們可不許欺負她啊!」  没错那正是我的名字,我叫vivian。  於是,所有的人都站了起來,一一的和我擁抱告訴我他們各自的名字,並說著歡迎之類的話。  這時,陸續的有人從樓上走了下來,還有人穿著睡衣。原來坐在大廳裡的那些人看到剛下來的那幾個人的樣子,調笑的問道︰「你們不會等不及已經開始了吧?」  受到他們這種氣氛的感染,這次我沒等「玫」為我做介紹,就主動的和他們打招呼並逐個的擁抱,有個頭發濕漉漉穿睡衣的男人在和我擁抱時,還在我耳邊說了句︰「你很漂亮,也很性感。」  我記住了他的名字——Jack。  「克強」走到了我身邊,對「玫」說︰「Amy,你先帶Vivian各處參觀一下,熟悉一下環境。」我對他也報之以一笑。  「玫」帶著我上了樓,我這才得以仔細的看了了看這所房子。  「玫」把我領進了一個衛生間,就開始脫衣服︰「先洗澡吧!」  我沒有說話,隨手關上了門也開始脫衣服。  聽到了關門聲,「玫」回頭看了我一眼,瞪大了眼睛︰「乳胶内裤?没想到你还有这爱好,什么时候开始的?对了忘了我路上告訴你的了,這裡不能關門的!」  走過去,打開了門,繼續脫著身上的衣服,身體正對著門口,似乎早已經習慣了。  我隱約的記得好像是說過那麼一句,心想︰這是什麼規矩啊?隻好走到了一個拐角的地方,也脫了衣服,眼睛還不時的漂著門口……  「玫」已經打開了水,很自然的衝洗著自己。看著她身上白淨的肌膚,那對絕對能迷死任何男人的豐滿的乳房,還有那翹翹的臀部,想到等一下即將發生一切,我的下體不由得濕潤了……  我和她共享著一個噴頭,相互往對方身上塗抹著浴液,漸漸地忘了那扇還開著的門……  洗著洗著總覺有什麼地方不對勁,指著「玫」的臀部問道︰「你、你那裡,是不是?」  「玫」看了一下我手指著的地方,明白了我的意思,衝著我笑著點了點頭︰「是的,你的眼還真尖,很爽的,真的,等會兒你試試就知道了,不騙你。」說著,把浴液塗抹在了肛門上,用中指輕輕的摩挲著,閉著眼,很享受的樣子……  望著她一臉淫蕩的表情和她那略微有些撐開的肛門,感覺陰道裡不由自主的一陣蠕動……  洗完後,「玫」隻穿了條內褲,熟練的從邊上的一個壁櫃裡取出了一件連身的純棉睡衣穿在了身上,看到我臉上滿是疑問的表情,笑著說︰「很幹淨的,等會兒省得再脫了,怪麻煩的,你也穿一件吧,這裡還有呢!」說著就又取出了一件要我也穿上。  我搖了搖頭,還是覺得多少有些別扭,又穿回了自己的衣服。  「玫」也沒有勉強,說︰「也難怪,第一次來嘛,還不太習慣,以後你就知道了。」  下了樓,大廳裡似乎又多了幾個人,也許是剛來的吧。  大家在相互交談著,內容好像是上次活動時各自的感受,每個人手裡都拿著杯酒,整個房間裡充斥著一種淫糜的味道。又有幾個人陸續的上樓去了,應該是去洗澡了吧,我想。  這時「克強」走了過來︰「兩位女士,喝什麼?」  我還沒有開口,「玫」就搶先說道︰「啤酒。」  「克強」走到一個吧台,取過來兩紮啤酒,遞到我們手裡,說了句︰「請隨便。」就徑自離開了。  趁這個當兒,我數了數人數,大約十三個女人九個男人,還有剛上樓的那幾個,我沒看清,大約是六七個吧,記不清是幾男幾女了。我想著「玫」說的應該有三十幾個會員,盤算著應該還差十個左右吧,我看了看手表︰十一點三十五,不知道還要等多久人才能到齊了。  這次「玫」還不錯,沒有扔下我,一直陪在我身邊陪我聊著。我也不時的和不認識的人踫著杯,隨意的聊了幾句。不知不覺的我已經喝了將近兩紮啤酒了,感覺臉有些發熱了。又看了眼手表,現在已經是十二點十分了……  這時,一位先生站在三樓的走廊,拍著手大聲的對著樓下大廳裡的我們叫道︰「各位,各位,請上樓。」  人群中有人小聲的說︰「哦,終於開始了。」大家放下了手裡的酒,陸續的向樓上走去。  我不禁拉住了「玫」有些緊張的對她說︰「等下你可別離開我啊,千萬記得啊!」  「你放心好了,我會的。你還擔心他們能把你吃了啊!呵呵……」她有些不懷好意笑著。  我倆手牽著手向樓上走去,「玫」不經意的回了一下頭,嘴裡發出了「哦」的一聲。  我順著她的目光看去,隻見大廳裡的人都已經上了樓,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裡的沙發上還坐著一對男女,抱在一起,相互親吻著,那男人的手從女人上衣的下擺伸了進去,揉搓著女人的乳房,而那個女人的手也並沒有閑著,解開了那個男人穿著的睡衣的腰帶,把男人的陽具掏了出來,套弄著……  看得我不禁面紅心跳,「玫」小聲的說了句︰「呵呵……等不及了,別管他們。」拉著我徑自上了三樓。  我又回頭看了他們一眼……  隨著人們進到了三樓的一個較大的房間裡,整間屋子都撲著腥紅色的地毯,一位先生站在中央。  房間很高,屋頂正中間有個大約直徑四米的圓形,是由若幹塊玻璃拼接而成的,形如金字塔,由中心位置向下斜斜的呈放射狀四散開去,擡眼就能看到頭頂的那枚彎月。  如果關上燈看,月光一定可艾薩克滿牆邊擺放著的那張碩大無比的大床,說他碩大無比是因為我從沒有見到過這麼大的一張床,其大小宛如將四張雙人床拼在了一起似的,好像比那還要大一些吧,真不知道是怎麼做出來的,而做這張床的那個家具商又會怎麼想它的主人呢……  我正胡亂的猜測著,有人開始講話了︰「各位,人都基本上到齊了,今天來的一共是28位,13位男士……」  正說話間,剛剛在樓下擁吻的那對男女走了進來,大家不禁一陣哄笑。而那兩個人居然沒有一絲不好意思的也對大家笑了笑,又走到了角落裡旁若無人的繼續擁吻著,撫摩著。  而此時的那張大床上有另外的一對男女徑自已經脫的一絲不掛了,女人低下了頭,吞吐著男人的陽具,陰戶正對著房間裡的所有人,有些人似乎受到了氣氛的渲染,各自動作了起來……  直到此時,我才真正的開始領教了什麼是群奸群宿的含義……  主持也看到了這翻情景,咳了一下,道︰「好好,廢話我就不多說了……看來大家是真的已經等不及了,再廢話真的就該有人罵我了,嘿嘿,記住關掉你們的手機. Happytime,祝各位玩兒得愉快盡興. 」  所有人又是一陣哄笑,然後就是尋找著各自的夥伴……  此時的「玫」雙頰潮紅,呼吸也有些急促,好像已經忍耐不住了,急欲走向那張大床,卻被我拉了回來,她隻說了一句︰「等我一下。」就摔開我的手走向了主持,在他耳邊說了幾句什麼,就大步的邁向了那張充滿了淫欲的大床,不再管我。  當她的一隻腳邁上床的那一瞬間,身上的那件睡衣也被她脫了下去,隨手揚在了空中,任其飄落。  在我看來,那件被她揚起的睡衣就像拋開上樓時對我的承諾一般。  「重色輕友的東西。」我不禁小聲的嘟囔了一句。  克强走到了我的面前,似乎看出了我的窘迫,問︰「是不是還有些不太習慣. 」  「有點」  「沒關系的,以後慢慢的就會習慣的。我們第一次聚會的時候有些人比你還不好意思呢,你看他們現在多瘋狂。」  隨著他的目光看去,整個房間裡的人幾乎都是全裸著了,沒全裸的也脫得差不多了,扔了一地的衣服,床上,地上,到處都是赤條條的男女……  這時候,有個幾近全裸的女人走過來,話都不說就解克强的褲帶。被他制止住了,對那個女人說了句︰「不好意思,我這兒還有點事,你等我一會兒。」  那個女人看了我一眼,對我笑了笑,也對克强笑了笑,知趣的走開了。  我說︰「你要是……就別管我了,我能照顧好自己的。」  他隻是笑了一下,小聲的說了句︰「跟我來。」就轉身出了那間充斥著淫糜氣息的屋子。  我跟著他來到了隔壁的一間小一點的房間裡,裡面隻有一張略寬一些的單人床,兩個沙發和兩個床頭櫃,還有牆上掛著的幾幅畫,別無它物。  他把我讓到了靠裡側的沙發上,說讓我稍等一會兒,就出去了,門依然打開著……不時的有幾個赤身裸體的男男女女從門口經過,向我瞥上幾眼。也就一兩分鐘的樣子,他回來了,手上還拿著一瓶紅酒和兩個杯子︰「喝點酒就不會緊張了。」  望著杯中那紅紅的液體,我開始懷疑自己是否真的已經做好了加入這場遊戲的心理準備……  他和我踫了下杯,飲了一小口︰「嘗一下,挺不錯的酒。」  我舉起杯,看了看色澤,搖了搖,聞了一下,很香。嘗了一小口,慢慢的咽下,唇齒間及舌根處留下了一股葡萄特有的香氣,很濃,卻又很淡,進到胃中,暖暖的熱氣向四肢蔓延開去,滲透到指尖及發稍,渾身舒泰。  「很好的酒。」說話間,我瞥了一眼瓶子上的商標,這種牌子的酒我以前喝過,價格應該在千元以上。通過整座房子的裝修以及這瓶酒,我對眼前的這個人多少有了些了解。  也許是他看到我沒有暴殄天物,淡淡的朝我笑了笑。也許是酒精的作用,(剛才我在樓下已經喝了不少了)也許是我漸漸的熟悉了周圍的環境,氣氛比之剛才好了許多,也輕松了許多,除了隔壁那間大屋裡不時的傳過來的淫蕩的聲音之外,一切都還算是和諧的。  這時他開口說話了︰「你大概的情況Amy和我說了,怎麼樣,你覺得自己還能夠融入我們的這個大家庭嗎?」  「我能不能問個問題,先生?」  「叫我克強。」  「您的那張床是怎麼做出來的啊?」也許是他沒有想到我會問出這樣的問題,哈哈的笑了起來。  我也被自己如此幼稚的問題逗笑了,可我對它真的是充滿了好奇。為我掩飾自己的窘態我繼續說道︰「我覺得不公平,你對我了解很多,可我對你卻一點都不了解,不是麼. 」  「看來Amy沒有怎麼對你說起過我,那好吧,我就滿足你的好奇心。」  哦,也許「玫」說了,也說不定呢,可能是我沒聽進去吧,我仔細的回憶了一下來這裡的路上的情景,什麼也沒想起來……  不知不覺間那瓶酒已經被我們喝了大半,我也知道了他大緻的情況,也對這裡的規矩有了些了解。  他是一家知名家具公司的老板,三十九歲,地道的北京人,精力旺盛,已婚,有一子一女,由於生意已經步入正軌又感嘆生活中少了些激情,便組織了這個俱樂部,所有的會員都是他從網上招募的且經過了精挑細選,隻有我一人除外,大家都愛稱呼他為「部長」……  沈默,一陣無聲的沈默,我甚至能夠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隔著沙發,他的手伸了過來,牽著我的手︰「坐過來,好麼?」一種不容置疑的語氣。  我順從的坐到了他的腿上,能夠感覺到他腿部結實的肌肉。作為一個成年的女人,我知道即將發生什麼,期待著,期待著……  一隻寬厚的大手伸進我的上衣,在我的背上輕柔的撫摩著,酥癢的感覺傳遍了全身。  「我幫你脫掉它,好嗎?」同樣的不容置疑。  我下意識的看了門一眼。他衝我搖了搖頭,把我抱起來放在了床上,關上了燈,隻留下了床頭櫃上的那盞小燈,算是對我的那個眼神的答復。但我依然覺得光線很亮,可是又知道這裡了規矩——所有房間的門都不許關閉,燈也是如此,以便別人可以隨時觀看並加入。  他為我脫去了鞋子和衣服,卻留下了內衣,似乎看透了我還多少有些不太好意思,所有的動作都異常的溫柔。一個吻印在了我的肚臍上,依然很溫柔。  他沒有像別的男人那樣從我的頭部吻起,然後是耳垂,臉頰,脖頸……卻是從腹部開始,嘴唇在我肚臍周圍輕輕的打著轉,然後一點一點的向上,越過我半杯形的胸罩,甚至都沒有在乳房上停留,就已經把雙唇印到了我的脖頸上……  一股異樣的感覺在我的子宮裡堆積著,我知道,此時我的乳胶內褲已經潮濕了,我閉著眼,默默的享受著面前的這個近乎陌生的男人的愛撫。  他的唇依然沒有絲毫停留,又吻到了我的手指尖,沿著小臂一路向上輕吻,來到肩膀,從左手又吻到了右手,重復著剛才的動作。這次他的唇印到了我露在外面的兩個半圓的乳房上,停留住了。  整個的過程中,他都沒有伸出舌尖,隻是蜻蜓點水般的用他的唇吻遍了我的上半身,當他的唇在我乳房上停留的那一刻,所有堆積在子宮中的能量一下子傳到了陰道裡,一陣抽動。  我再也忍不住了,嬌哼起來…?「脫掉,好麼. 」還是那麼的溫柔的不容置疑。  我沒有說話,算是默許. ?當兩個堅實而渾圓的黑色乳胶胸罩包裹着的乳房一下子掙脫了束縛跳了出來,完全暴露在空氣中,呈現在這個陌生的男人眼前的時候,我居然沒有下意識的用雙臂去擋,為什麼?為什麼?我不禁自問。也許是那兩種混合的酒在我體內的緣故吧,也許是我從未經歷過如此輕柔的吻吧,我自我解釋著。?他又輕輕的褪下我的乳胶內褲,我配合的擡起了臀部,當我全身赤裸的暴露在他面前的那一刻,我再也忍不住了,突然的起身,雙手抱住了他的頭,將舌頭伸進了他的口中,瘋狂的攪動著、吮吸著,似乎是還試圖掩蓋我那緊存的一點點羞怯。?他全身的重量都壓在了我的身上,隔著衣服都能感覺到,他堅實寬闊的胸肌壓住了我的乳房,還有他口中散發出來的那濃濃的葡萄酒的味道,我們彼此交換著唾液……?此時此刻,我已經不再在意那扇開著的門,也不再在意是否會有人經過. 反而觉得更加刺激,就像心底的一扇门打开了。  不知我們吻了多久,隻是在我們不得不張開嘴大口大口的呼吸時才分開,他迅速的脫去了全身的衣服,全身一絲不掛,借著昏黃的燈光我看到了他寬闊的臂膀,堅實的肌肉和那已經勃起的陽具,直挺挺的立在胯下。虽不如老公的粗大,但却比小白面林杲要粗大。我忽然觉得自己好淫荡。如果说对于林杲只是一种出于一个美女不被关注而反关注对方的心态,那现在自己做的又算是什么……对了还有李强……一时间我的心很乱……可我知道,那是一根將要帶我飛翔的魔杖,是將要取走我靈魂的法器……?他跪在床上,欣賞著我雪白的身體. 我分開了雙腿,將下身完全的展現在他眼前,沒有了羞澀與恐慌,等待著他對我那裡進一步的愛撫,因為我知道,那裡是我全身最漂亮的地方,也是我在男人面前最值得驕傲的地方。?還記得我很小的時候,母親就對我說過,我們的家族中有著西洋的血統,我已經不記得是外祖母還是曾外祖母那一輩了。?當我問她,那為什麼我長得和別的小朋友沒有什麼區別的時候,母親隻是笑了笑,告訴我等我長大了就知道了。從那一刻起,我就多麼的盼望著自己趕快長大啊,好知道究竟是有什麼不同。?等我以後真的長大了,才明白區別是什麼——我的陰唇不像大多數的女人那樣,肥厚的外露著,而是緊緊的閉合著藏在肉縫中,隻露出一個小尖兒,無論我經歷過再多次做愛,陰唇都不會變黑,始終保持著原有的紅色,雖然已不像處女時的那般粉紅,但色澤依然鮮亮。  第二节:第三卷:初入组织  兩片陰唇很薄始終閉合著,若用手輕輕揪起,看上去彷佛隻有一張紙的薄厚,一松開手馬上就會恢復閉合的狀態.  還有就是乳頭,始終都是那麼的粉白,且嬌小圓潤。令每一個經歷過它們的男人都愛不釋手  他似乎沒有看到我為他特意展現出的那一幕,也許是光線的緣故吧,我想。因為房間裡隻有一盞燈,還是在我的頭頂上方。  他抱起了我的一隻腳,輕吻著。將腳趾含在了他的口中,吸吮著,舌尖從腳趾縫中滑過,癢癢的,酥酥的,麻麻的。  我擡起了另一隻腳,放在了他堅挺無比的陽具上,大腳趾在他那閃亮的龜頭上摩挲著,享受著從兩隻腳上傳來的陣陣快感,我覺出了在他龜頭上的那隻腳有些濕潤了,我知道,那一定是他流出的液體,是為了深入我而做出的前奏。  他放下了口中的那隻腳,換上了另一隻,將沾滿他體液的我的腳趾含在了嘴裡繼續舔弄著。而我,也將沾滿他口水的那隻腳放到了他的陽具上,分開腳趾,夾住了他的陽具上下套弄著,不時的讓腳心的嫩肉剮蹭著那兩顆可愛的肉球。我身下的床單都已經濕透了,那是我分泌出的愛液……  我的乳房在漲大,乳頭也堅挺著,不由自主的用雙手搓揉著,一雙媚眼直勾勾的盯著他。他一下子撲了上來,含住了我的乳頭,用力的吸著、咬著,不再似剛才那般的溫柔,似乎在一瞬間變成了一隻發情的公牛,一頭野獸.  我大聲的叫著,雙腿盤在了他的身上,雙腳勾在一起,將他的身體緊緊的夾在腿間,下身的毛發緊貼在他的腹部,感覺到了那根堅硬無比的陽具一跳一跳的頂在了我的臀部,我看著身上的這個肌肉發達的男人,在我的肉體上任意的肆虐著。  他的另一隻大手按住另一個乳房,用力的揉搓著,手指夾住了乳頭撥弄著,口中還發出夢囈般的聲音。又是一陣抽動在陰道裡蔓延,一股愛液急湧而出,那是渴望的訊號,是急於被充實而流出的眼淚  我拼命大聲的叫喊著,卻聽不到自己的聲音,不管了,我什麼也不管了,隻想大聲的叫喊以填充我下身那空虛的感覺,雙腿夾得更緊了。  一陣短暫的跳動之後,松開了雙腿,四肢無力的伸展著。他放開我的乳房,一下子把頭埋在我雙腿間,近距離的注視著我的下身,都能感覺到他他鼻孔中噴出的氣息,直接打在我的陰唇上。  他發出了一個驚異的聲音:「哦!?」  我知道,他看到了,終於看到了那會令所有男人都驚異的地方,那是我的驕傲!  他又變得溫柔起來,分開我的陰唇,仔細的注視著,舌尖一點一點的觸踫著整個的陰部,雙手輕輕的分開了大陰唇,把那顆陰部頂端由於興奮而早已經勃起的紅色的珍珠輕輕含在嘴裡,舌尖在上面輕點著。  「哦……哦……」觸電般的感覺迅速的傳遍了我的身體,不由自主的一陣嬌軀亂扭,陰道內又是一陣悸動,我用力的挺起了下身去迎合他的舌頭,隻希望他能用力,用力,再用力一些……  空蕩蕩的感覺布滿全身,陰道內一陣莫名的空虛,渴望著被填滿,又是一股愛液流出。  看到了我的動作,他更加賣力的舔弄著,似要榨幹我體內所有的水分,我全身都在顫抖,雙手握住了乳房用力的揉搓,陰道內那空虛的感覺又傳遍全身,多麼的渴望他的陽具能馬上填補我那寂寞的空洞……  他又開始把陰唇含住了,輕輕的吸吮,由於他放過了對陰蒂的刺激,使我的本已經繃緊的身體得以放松了下來。  我低聲的說道︰「我要,我要,進來吧。」那是一種近乎乞求的聲音。这种声音我只对老公发出过。想起老公的精神出轨我又是一阵心酸,这一刻似乎什么都不重要了。  他依然不停的用舌頭對我陰部進行著攻擊,舌尖伸進了陰道裡,用力的向裡頂著。  我都能感覺到由於他盡可能的讓舌頭伸得再深一些而緻使牙齒都頂上了大陰唇,一股輕微的疼痛伴隨著快感一起傳來,陰道內的嫩肉在舌尖的刺激下越發更覺得嬌嫩。  他的舌尖剮蹭著陰道內壁片狀的鱗肉,就像要探尋著什麼,手指還在陰蒂上揉弄著,哦,伴隨著子宮的收縮,陰道痙攣起來,我雙手抱住了他的頭,緊緊的貼向陰部,以使他不能再有所動作。  一陣電擊似的快感傳遍我身體裡的每一根神經,一股熱流激射而出,我大聲呻吟著衝上了浪尖,短暫的那一瞬間我失去了知覺,四肢無力的攤開,彷佛置身雲端……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坐起身來,看到他躺在旁邊,嘴角還掛著我閃亮的愛液,右手套弄著他自己的陽具,盯著我。  從眼神裡我讀出了他想要什麼,雙唇向他吻去,一股淫糜的味道從他口中傳來,我們盡情的親吻著對方,相互吸吮著靈巧的舌頭,我調皮的將一口唾液送進他口中,他居然毫不猶豫的咽下。第一次感觉到,或许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哦,好可愛的大男人。  我俯下身,一口將他粗硬的陽具含在了口中,雙手接替了他的手,握住了它套弄著,頭部上下活動著,龜頭在我的口中吞吐著,雙唇感受著它的熱度,舌尖在龜頭的肉棱處輕搔著,不時的躍上馬眼處,似要頂進他的尿道,引得他一聲聲的呻吟,那雙寬厚的大手在我的背脊上輕輕的亂畫著。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歡男人在我身下呻吟,喜歡看他受不了的樣子。难道我真的很合适做s?我不禁暗自想,我一隻手還揉弄著那兩顆肉球,指甲輕輕的滑過,雙目緊盯著他看,雙手上下套弄的速度越來越快,能夠感覺到陽具在我的愛撫下越來越粗,越來越硬,還在繼續不斷的脹大著,跳動著……  一小股水流從龜頭上滲出,我擡起了頭,看著他面部的表情,雙手仍不停的上下套弄著,看到他因受到強烈的刺激而扭曲的面部的肌肉,並嗷,嗷,嗷的叫著,我注意到,他的乳頭也變得硬挺了。  他伸手從旁邊的床頭櫃上取下一個半尺見寬的盒子,沒有蓋,問道︰「你喜歡用什麼樣的?」  「隨便吧!」我冷冷地说說.  他隨意地拿出了一個咖啡色外皮的撕開.  哦,是日本的,因為我看到了外包裝上畫了一穿和服的女人像。就在他撕開包裝的那一瞬間,一股淡淡的不知名的清香飄滿了整個房間,非常好聞。  不知道是不是小日本在香味裡面加入了什麼東西,還是我自己心裡暗示的緣故,竟覺得體內湧起一種極為深切的渴望,一種急於被插入,被填充的渴望,陰道內癢癢的,四肢無力地攤軟在床上,等待著……  他站在地上抱著我的雙腿進入了我……  在他剛把龜頭插入陰道口的那一刻,他又驚異的「哦」了一聲,看著我。  我笑了,因為我知道他為什麼會有如此驚異的表情,幾乎所有第一次進入我身體的男人都會驚異。  他們的驚異來自於我始終充滿著彈性的緊窄的陰道口和那裡面略高於常人的溫度。  他緩緩的向裡推進,似要好好的感受一下我對他緊緊的包裹,直至熱熱的將那魔杖全部連根插進.  他並沒有快速的抽插,以便急於享受到那高潮時片刻的歡愉,而是非常溫柔的動作著。  我那極度的空虛感終於得到了填充,盡管還略嫌緩慢,倒也樂得享受著彼此性器的交流……  不知睡了多久,我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当我看见周围以后马上坐了起来。  「这是哪里啊!」只见我睡在一个宽大的房间里面,周围的专修很豪华,我这才回想起昨晚的疯狂。  克强自然是不在了,桌子上有张字条,大概内容是,经过鉴定,属性为女王,被人舔脚时下体时所分泌出的爱液比直接抚摸其他部位所流出的爱液量大。从今天起组织赐予称号lucy,恭喜加入我们,还有这间房也属于我了。衣柜里面已经帮我准备好了衣服,还请我配合按要求穿上,大概就是这样。我觉得真搞笑,还要穿制服?到底开party?还是化妆舞会?  顿时我感觉到莫名其妙,看来昨天的克强是一位鉴定师呢?想到这我不禁又是一阵好笑。想不到自己竟然真的很有做女王的料呢。  此刻房间门是关上的,不是说不能关上的么?我心又是一阵疑惑。  但这并没用让我疑惑多久或许是出于一个女人的爱美之心,又或许也是好奇,我走过去打开了衣柜。  里面有好几件衣服,其中最吸引我的是一件红色的乳胶晚礼服,但这次的主角明显不是它和它并没多大的关系。  因为按照要求,我要穿的是非常性感的黑色漆皮系列。这也是我第一次穿女王服。  我在衣柜门上取出黑色皮質的項圈外面还有着一排尖锐的柳丁,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看到我竟然有点兴奋起来,想起那天老公看A片时出现过的女人,不正是戴着这种首饰么?慢慢地我给自己戴上收紧、顿时传来一阵窒息感,我连忙把扣子松开一格,这才缓过气来,笨手笨脚的第一次穿果然还是不习惯啊。  黑色皮質項圈質地柔軟,有三釐米寬,剛好箍在我細長的脖子上,戴上它顯得我的脖子更加的性感了。  然后在下面抽屉找出黑色皮質的紋胸带着慢慢的柳丁刺的那种、黑色皮質的內褲、想了一下我还是觉得自己的乳胶内衣好,想起那种暗刺不断地刺激着下体的感觉,虽然现在也习惯了,除非自己在想一些做爱时的画面,不然正常走路已经很难再像当初那样高潮了。不过总是聊胜于无。我先拿出黑色皮質紋胸穿在了乳胶内衣上,这下更紧了,把我D  的胸围几乎勒成了D,我挺拔的雙峰和普通的女孩子的有所不同,它的形狀呈一個很規範的錐形。  对着镜子看了一下,感觉乳胶配皮有点不伦不类的,没办法我又把文胸和皮内裤套了上去,我的乳胶胸罩是小一号的之前已经说过了,所以此刻再穿上皮质的文胸倒也不奇怪,刚好把乳胶胸罩整个连着我的胸部都包裹进去了,在皮文胸的挤压我再一次感觉到了暗刺对我产生的刺激感,此时,组合起来一眼看过去就像一件皮乳胶内衣,一眼看过去先是皮的文胸,可露出的乳胶大家也知道乳胶是有反光的感觉的,所以更加显眼,让人一样看过去就不由得注意到胸前的峰峦,咋一眼看过去就有一种向别人招手的感觉,让人想取代了胸罩,用双手去代替,把山峦给托起来。  这内衣就像时候为我量身定做的一样,不但大小适中,而且如果使用普通的紋胸,一般我就會覺得弧度不夠,紋胸的頂部對我嬌嫩的「櫻桃」摩擦太大,而這個紋胸則製作的非常的尖,剛好把我堅挺的雙峰套在裏面,它均勻的貼在我的豐胸上,背面不知採用了什么材質,感覺非常的舒服。皮質內褲非常緊的貼在身上,  接下来是吊襪帶、吊袜带可不是吊带袜,这点要分清楚,有什么不一样,简单的来说就是一个是不连着的,是一个装饰品,套上去就现在脖子上的黑色皮项圈一般,是独立的一个个体。  我是在放内衣裤的右边一个小抽屉找到的,不得不承认这一切都整理得整整有条,规规矩矩的,至少比我家的垃圾堆好多了,这样的一个衣柜,整整齐齐地叠着衣服,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还不用自己整理的,拿起就可以穿了,谁不渴望呢?我忽然从心底产生出一种家的依恋感。  黑色皮質的吊襪帶很短,看样子不是勒在腰上的,倒是很適合我的大腿。形状是由两条子连着中间一个心形铁圈,看上去十分的性感可爱。我也没穿丝袜,吊袜带倒是成了一个装饰品就这样挂在我的腿根之下。抽屉还有另外几款不一样的吊袜带,有的是全皮的几条带拼成一个五角星的样子,有的是工字形,也有的是干字,还有是用来系腰上的吊带袜;  我只选择了爱心的那条,然后穿上一双緊緊裹住大腿的長及大腿根部的性感高跟皮靴。長長的皮靴像一雙長襪,一直及到我大腿的根部,緊緊的包裹著自己的雙腿。  我从来没有穿过如此高档的高跟鞋,性感的高跟鞋就像自己真正的腳一樣,感觉離開了它我真的寸步難行。穿上了這雙美麗性感的高跟皮靴之後,讓我可以昂首高貴的走路!  对着镜子看著自己穿著性感的一身,真沒有想到她們會讓我穿如此性感,近乎有點變態的內衣。  「這才是我的身體!」衣服和我美妙性感的身體曲線完美的結合在一起,非常的貼身,非常的緊. 由於皮質非常的柔軟、光滑,緊繃在我光潔的皮膚上之後,她們也發出緞子般的光采,而我甚至感覺她們成了我肌膚的一部分、我美麗身體的一部分。  看着镜子中满面幸福的自己我强忍兴奋,收起笑容,这时候一股女王范透体而出,更平添了我几份魅力。  我必須戴上黑色皮質手套,它的作用是保护的我的双手,如开发后庭的时候,要是直接用手,一般是没几个女王受得了,一般也会戴上一次性手套,或者奢侈点的直接用这种手套非常合我的手型,它緊緊的貼在我手臂肌膚上,沒有一絲的褶皺。  手套一直及到我的肩部,這樣我的全身上下是宛如我的第二層肌膚一般光滑的黑色衣物,而在頸部和上臂結合處則露出了一點點的如白玉一般的真正肌膚.  站在巨大的梳妝鏡之前,我用自己戴著黑色皮手套的雙手擺弄著自己漆黑的秀發,不時的高抬自己穿著性感高跟鞋的腳,扭動自己如水蛇般的纖腰,搖擺自己豐滿的臀部……  擺出各種惹火的動作。我覺得自己從來沒有這?美麗、這么性感過!  不禁把自己纖細的雙手交叉放到豐滿的胸部,向後緊緊的抱住自己美麗誘人的身體,再微微把自己豔麗絕俗的臉龐輕輕靠在自己的肩上,夾緊雙腿,半睜半閉自己美麗的大眼睛,靜靜的感受著自己的好。  「你……不可以這樣引誘自己!」背後傳來聲音。门不知道被什么时候打开了。  走进来的是一个女人,正是昨天抛下我的玫  「lucy,我來給你化妝吧。」她似乎是帶著詢問我的口氣說.  我點了點頭,坐到梳粧台前面。配合著我身著的性感服裝,她給我化了個濃妝:厚厚的粉底、黑色的眼影、桃紅的臉頰、火紅的雙唇化得豐滿而誘人……  然後給我戴上一副大大的耳環,更添我的魅力。  「这的衣服真漂亮呀,我在国内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又气质的衣服,而且感觉和我自己很搭配。」我对玫说。  「当然了,我们的所有姐妹们穿的衣服都是顶尖的设计师设计的,而且我们的设计师早就根据你的相貌特征准备了多套最搭配你的衣服,主要都是调教奴隶穿的,还有其他各色套装都备的很齐。」玫微笑的说道  「调教奴隶?」我有点好奇。  「你马上会知道的,我的女王。」  玫为我打开了门。我随着玫走出了房间。  在这种大都市里,每天都是一副忙碌的景象,林林立立的高楼大厦中,不知同时发生着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  一个普通的大夏某房间中,却隐隐传出女性痛苦的呻吟声。而在房的里面,确实一副令人血脉喷张的景象……  一位性感美女被赤身裸体盘腿仰面绑在地板上,嘴里被塞上里一个与她樱桃小嘴不太相衬的硕大口球,双臂被用欧美直臂缚的方式绑在身后,两条腿用海老缚的方式拉向前胸,美女的双脚都快接触到那傲人的双峰,而两粒粉红色的乳头上,分别夹上一个夹板式的乳头夹,由于可以用螺丝控制松紧,美女的乳头已经被挤压的变了形状。而她的阴蒂处,同样也夹了一个相同款式的乳头夹,而且一根绳索穿过这个乳头夹将这位美女的下半身拉起,美女只有用力用被紧缚的双臂支撑底面来减轻阴蒂的拉扯。  绳索却穿过头顶的滑轮,连接在另一位站立着的美女双乳上的乳头夹上。这同样是一位一丝不挂的高挑美女,她双脚被一根铁管撑开,并不能并拢站立,但为了缓解乳头的拉扯,她只能翘着脚,勉强保持着平衡。双手被日式紧缚的方法绑在身后,毫无挣脱的可能。嘴上带着一个张口环,将她的嘴大大的撑开,而张口环里又塞进一根硕大的两头蛇,只有一半露在外面,剩下的全部塞进了美女的喉咙中。而她们的后庭处,还塞了两个硕大的肛门塞,直径足有5cm。并用绳子紧紧地固定在里面。两位美女不断得发出呻吟的声音,口水也一刻不停的从嘴里流出顺着胸部淌到了腹部又滴答滴答地滴到了地板上。  房间的另一侧,则站着另一位高挑女性,只见她仅穿着内裤,黑色的手套和高筒靴,高耸的乳房包裹在黑皮文胸内,手里还拿着一根黑色的皮鞭,一副女王的打扮。  只见她不紧不慢的走到了两位美女身边。  扯了扯站着的美女的乳头夹,引得两位美女更加大声地呻吟了两声,充满诱惑地说:「果然是富家千金的装备,这样拉都没有从你的乳头上拉开。哈哈哈,怎么样瑶,这身打扮是不是让你高潮迭起啊?」  这位美女竟然是当初在学校内凌辱过vivian也就是新生女王lucy的美女。  站立的美女立刻呜呜得叫了起来。  女王lucy把她的两头蛇从嘴里拔了出来,「瑶你有什么话就说吧,是不是要求我给你啊?」  瑶隔着口环,边留着口水边说道:「老师求求你,求你把乳夹放开吧,我的乳头好疼,腿好累,还有,还有,我的屁股好疼,这个肛门塞太大了,我的屁股要被撑裂来了,求你。」  瑶不断的哀求。但lucy女王似乎很享受这种哀求。她也没想到,那天玫带她来到调教室见到的人竟然会是她,那个曾经凌辱过自己的大姐头,小太妹,瑶。  女王lucy不紧不慢道:「这么多次了,看来你还是没有学会规矩,在调教的时候你要叫我女王大人,这个肛门塞可是我开发了好久才给你们塞进去的,你要好好享受才对,而且不要忘了当初你凌辱我的样子。但既然这么一位大美女求我了,我就不勉强你了,我帮你取出来。」话虽这样说,但她嘴角还是闪过一抹不令人察觉的媚笑。  由于瑶双脚被撑开,所以她的门户大张着对着后面,女王lucy一低头,握着肛门塞,慢慢地从里面拔了出来,  这是一个宝塔型的塞子,由很多节组成,近二十公分长,最尖端的一节直径也有两公分,女王lucy每拉出一节,瑶就忍不住呻吟一声,等到全部拉出来的时候,瑶额头已经渗出了细细的汗珠。  「好了,终于拔出来了,唔,这可是瑶新鲜的美味哦,可不能浪费。」说着,边将肛门塞塞向了瑶的张口环,瑶双眼惊恐地看着她,嘴里不停地啊啊的叫着,但她又能躲到哪去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肛门塞隐没在自己的嘴中,直到端部顶到了喉咙。  女王lucy塞好后,又用绳子在外面固定好,满意的看着阵阵干呕的瑶……这还没有结束,lucy又拿起刚刚拔出来的双头蛇,一点一点地塞进了瑶的后庭。  「希望你唾液的润滑效果你还满意哦。」女王lucy还不忘羞辱一下瑶。边说着,后庭已经吞没了大半根两头蛇。  「你后面的胃口可真不小啊。」女王lucy大笑起来。  安置好瑶,老师又转头朝躺着的美女望去,「沫沫,你有什么想说的吗?」这个女生正是那天引诱她去洗手间的。  只见美女惊恐得看着她,并猛烈地摇头。「真是个好孩子,但是你下面为什么湿漉漉的,真是一条贱母狗啊,让我来教教你怎么控制自己的欲望。」  边说,手里的皮鞭已经雨点般落在了沫沫大腿上,屁股上,阴部……疼的沫沫呜呜乱叫之外,还让她不断扭动身子,这样一来阴蒂上的乳头夹又不断地拉扯起来,这不仅让沫沫撕心的疼痛,还害惨了绳子另一头的瑶。此刻,套房里充满了两位美女此起彼伏的呜呜声。  过了十分钟,女王lucy停了下来。「哎,好累啊,两位美女这个姿势也坚持了半个小时了吧,二位下面也泛滥成灾了,我现在给你们解脱。」  说着,女王lucy把她们之间连接着的绳子解开,将她俩扶好相对坐着,在她们菊部,各塞了一个电动阳具。  「这个玩具的电池能撑一个小时,二位好好享受了。               ·分割线·  过了一会,女王lucy穿戴整齐从大夏走了出来,二位美女已经全然沉浸在高潮的快感之中了,就这一会,就不知道来了多少高潮。  女王lucy魅惑地笑了,回归到正常的都市女性,消失在夜色中……               ·分割线·  夜色深沉,M市的繁华的闹市也已经人影稀少,只有KTV的霓虹灯下还有人出出入入,醉得东倒西歪的客人,或是三两成群,又或者两两相伴,在这白天日日人声鼎沸的街道上闲逛。  三个月前我加入了一个神秘的组织,这三个月来我一直在报复着瑶,对她施展了各自调教,对于她的调教我完全是报复性的,根本没有一点心理负担,而且还有着一丝丝报复的快感,所以我还不断地上网或看书寻找着更加刺激的玩法去折磨她。  回想当初如若此前,我是不可能这么晚还在街上闲逛;已经28岁的我,也算得上是熟女格的女性了,天生的御姐脸可以说天天都挂着生人勿扰、高不可攀的表情。而三个月的乳胶内衣暗刺不断刺激下,我的胸围竟然再次发育了,变大了一个罩杯,6的腰围与9的臀围,前凸后翘可以算的上是魔鬼身材吧。  此时,我已经在我停车位置的5米外,身穿着包臀裙,不这条裙子覆盖了大腿的三分之二部分,而裙子底下,就是那条乳胶暗刺内裤了,自从和老公开始了sm游戏之后,我再也没脱下来过,而这3个月的不断按摩刺激下我已经适应了,这样的刺激已经很难带给我高潮,但之前的那种随时随地都哪怕是走路都能带给我快感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于是我又在大腿根侧,用带袜带固定着一个跳蛋,此刻已经没入我阴道里,不断地颤抖着。  此刻的我从下车走到这里的5多米,就如同一边跟人做爱,一边前进,心情无比紧张,哪怕是知道那些醉鬼不可能发现,但依旧是提心吊胆,这种感觉反而助长了跳蛋的快感,短短的5米我差点迎来一次高潮。  我正扶着一面墙,装作调整高跟鞋来让濒临高潮的自己放缓一下。我很迷恋这种高潮中往返的感觉。很刺激。而就在我正准备松一口气时,阴道之中的跳蛋竟然伴随着嗡嗡的声音旋转起来,伴随着噗嗤噗嗤的声音,开始旋转着抽动起来。  「啊!"我完全没有心理准备,本来就已经濒临高潮的我下面已经湿的一塌糊涂,加上毫无怜悯之心的跳蛋抖动着,每一下刺激着我的花心。  「不要……」我只能双手扶着墙,快感一浪又一浪的袭来,整个脑子连一点思考的空间都没有,不过还好我知道现在是在大街上,虽然腿已经分得大开,但依旧没敢大声叫出来,只能发出「嗯、嗯、嗯。」的哼哼声,  不过如果此刻有人站在我身边,一定可以听到下体跳蛋抖动嗡嗡嗡的声音。  「去了,去了,去了。」跳蛋只抖动了3、4分钟,我就迎来了剧烈的高潮,如果没有乳胶内裤堵着,估计要喷潮一地。  噔噔放在包里的手机传出了微信的提示音,而与此同时,抽动的跳蛋也骤然停止。  我顾不上捋顺自己的呼吸,快速从包里取出了手机,解开屏幕一看,上面有一个好友申请。  『小姐服务』想要加你成为好友。(又挖坑了)  在我犹豫是否同意对方的邀请时,下体像是恢复过来了,竟然又感觉到了跳蛋颤动,或许是高潮过的原因,感觉速度好像要比之前的快上一倍,而原本就发软的双腿更是没办法再支撑我的身体,在毫无准备的袭击下,整个人都跌坐在地面上。  「呜呜呜……」虽然驱散了一些下体传来的快意,但这一坐却实实在在的让我疼的眼泪直冒,我哪敢再犹豫,也没多想赶紧点了确认通过邀请。  「你是非满意现在的生活?是非满意自己的身体?是非想回到年轻时?」一条微信信息伴随着『叮铃』的提示音传到了我手机上面。  「我愿意」高潮中的我也没理会真假不过恢复到最完美状态,如果处女膜也能修复呢?我能拒绝吗?哪怕是梦幻泡影的诱饵与稻草,我也只能毫不犹豫的吃下去,抓住它。  「先前走2米,左转进入胡同,前行2米,在胡同的尽头有一个箱子,箱子里面有配套使用的工具。」微信中的文字在我复的瞬间,就给了信,对方似乎知道我肯定会答应一般,这是跳蛋竟然再一次抽插起来。  我扭动着屁股,跳蛋却无情的加速着,原本5秒才一波的震动,现在2、3秒却有1波,摩擦刺激着我的阴道。  腿已经没有站起来的力气了,微信却又有的有新的消息传递过来。  「空间压力增强,能量消耗过快,5分钟后再不取走箱子会消失,警告如若不能在5分钟内取走,还将回收魔装内衣套装」魔装?难道是指我的乳胶内衣裤么?想到有可能失去的乳胶内衣裤,魔鬼一般的话语,让我只能拼尽全力准备站起,但颤抖的双腿,却一次又一次的将我摔  在地上,中途,短短的一分钟内,我摔倒了七八次,最后竟然趴在地上,被疯狂旋转的跳蛋送到了高峰。  「啊……草死我,草死我……」第一次如此痛快的高潮,我再也顾不上周围是否有人,哭泣着乞求着跳蛋能更激烈的操我,并随着每一次跳蛋的进出带出大股大股的淫水。  「你还有3分钟的时间。」微信上,对方发来了提示。而我却因为第二次的高潮,彻底没了站起来的力气。  要如同母狗一样的爬过去吗?看着距离自己只有2米不到的胡同,我咬了咬牙,如同母狗一样,一点点向胡同爬了过去,屁股也伴随着爬行的姿势一摇一摆的,而在我的下体,跳蛋的速度竟然再一次提高。  短短的2多米的路,我竟然爬了近分钟,在路上迎来了2次高潮,哪怕不去看也能知道,这一路上肯定会留下我淫水流淌而成的线。  在我用尽全部力气将开着的箱子拢,听着耳边电子提示声宣布着低温锁开启,整个人也瘫在了箱子旁,下体却迎来了最为疯狂的涌动。  「死了……死了……死了……」翻着白眼,下体传来了强烈的电流,终于,  我就这么趴在胡同的尽头,四声裂肺的呼喊着,整个人在电击与极速的抽搐之中  昏了过去。这种极限的快感,也是为这一辈子第一次体会到。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2个小时,地面上是残留着因为失禁而喷射的尿液,裙子上与丝袜潮乎乎的,随着微风吹拂转而让我感觉凉飕飕。  确认箱子手,整理了衣服,「我真的是骚吗?」看着正在被淫水浸湿丝袜,我不由的暗自嘀咕,可惜内心一团乱麻的自己没有得到任何答,只能拎起箱子,到停车场开车返家中。  第二节:第四卷:初见女皇  回到家,当天夜里lucy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蓝天白云青草小溪,以及蔓延着无限长的洒金的白色大床,自己躺在上面,没有粗俗的感觉,仿佛这是一种很高雅的事情一样。  她就如女王一般。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缓缓醒来。  这是一间城堡的样子,两边有着八根柱子,柱子后是一片黑暗,入口处有一条红色边框黑色为主调的地毯一直铺着往房间的中间延伸,在房间的正中间有三个台阶,台阶的正中央是一张巨大的黑色椅子,椅子的扶手与椅角都镶有奇怪的装饰品,黑色的长椅中坐着一个俏丽的身影。  她一声黑色的旗袍,旗袍上满布黑色的蛛网纹路,长长的黑发披在肩上,修长的双腿翘着,开到腰间的旗袍丝毫遮蔽不住她修长浑圆的美腿,黑色的蛛网纹丝袜更加的突显出诱惑,白皙纤手的玉手一直靠着她白皙的脸颊,一只手拿着一个高脚杯,黑色的眼瞳美的勾人魂魄,眼珠随意的一瞥杯中的红色液体,成熟妩媚高贵的气息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  lucy还想细细打量一下眼前之人时,眼前的环境一暗,但她的眼睛很快就适应了过来,这是一个宽阔无比的殿堂,周围全是黑色的蛛丝,没错是黑色的,一根根蛛丝透着黑色渗人的白光,还有数排黑色的柱子,柱子之间的空隙被密布的黑蛛网填满。有的蛛网上还带着一个个茧。  lucy想走近看清楚,于是往前走去,穿过柱子群来到了大厅的空旷处。  这里的最中央有一个斜上去的高台,高台之上是一个丽人端坐在高高的王座上。  灯火突然亮起,屋顶上的三个吊灯燃起了烛火,光线有些暗淡但照亮了房间。  lucy眯着眼朝上看去,视线在接触到丽人时便被牢牢吸引住。  一头乌黑的长发盘在脑后,上面斜插着一根红色的发簪,发簪上垂着宝石装饰  精美的五官互相搭配起来有种极致的美感,微微勾起的薄唇闪烁着淡黑色的光泽;  微眯的双眼流露出莫名的神采,高挑的身姿较于常人也要大上一分;  裹着黑丝的双腿有着完美的线条,在忽闪的烛光下反射出诱人的光芒,黑丝上的深色的纹路构成了一张蛛网,更为双腿添上一份诱惑;  黑色的旗袍上有着红色与黑色相结合的花朵图案,白玉般的耳坠上挂着一颗紫色的坠饰。  此时的她一只玉手靠在扶手上,撑起脸颊,一手拿着一个高脚杯,脸颊上有一丝嫣红。  微眯的眼睛闪烁着水光,不知望向何处。  一副随时都会醉倒的慵懒模样。  lucy只觉得视线无法移开,女皇般的高贵女性身上传来一种怪异的感觉。  她的心底不断的敲响着警钟,每接近她一点危险感就增加一份。同样的却又有种很安心的感觉安抚着不安的情绪。  女皇般的高贵女性微微睁开了眼睛,轻轻摇晃一下手中的酒杯。  女皇般的高贵女性轻轻摇晃着杯中的美酒,视线转向了她。  轻吟声与妩媚好听的声音从她微张的口唇中传出,带有一丝不可忽视的威严。给lucy一种微醺的皇帝正要入睡时的感觉。「我们又见面了。在私面前~让你感到不安了?」  女皇般的高贵女性的声音带上了一丝嘲弄与威严。  lucy心中莫名的情绪膨胀了起来,让她有种想要臣服在女皇般的高贵女性脚下的冲动,更多的是莫名其妙的恐惧。「感到害怕吗?……还是说心里很慌张呢?~」  眼前的女皇似乎能看穿她的想法,刚想说话便被一句话打断了,这话好像拥有魔力一样让她不安的心莫名的平静下来。  看着定在原地的lucy,女皇的微眯的眼睛闪过一丝红,微张的双唇也附上了一丝黑光,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充满不安的心灵~没有一丝安全的感觉……迷茫的灵魂~不知未来的去处……」  女皇般的高贵女性的话仿佛近在咫尺,在耳旁回响,钻入lucy的脑中,占据了她的思维,一点点浸透他的心灵,无数的记忆在她眼前闪过。  恍惚中,自己好像曾经见过眼前的女皇。  似乎还未来得及多想,哪位女皇般的高贵女性带来的奇妙安心感便让她放松了警惕。「这就是你们啊……多么漂亮诱人,却被他们用来当做武器的……可怜孩子们……」  低吟的耳语就像一支箭射中了她闪过的记忆,将不知道多久之前自己还只是一张卡片,是一张叫恶魔驯服者的卡片
警告:大香蕉视频含有成人内容!适合18岁以上人群浏览。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广告合作:gghz8888#163.com(#换成@)
[大香蕉网_伊人在线大香蕉_大香蕉_大香蕉网站] 大香蕉视频站-版权所有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链接:澳门正规网上博彩公司威尼斯人娱乐威尼斯人注册官网威尼斯人娱乐网站网上澳门威尼斯人注册威尼斯人游戏网站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场网上百家乐威尼斯人游戏网址澳门正规赌博网站正规网络博彩澳门赌博网站澳门威尼斯人真人赌场网上威尼斯人澳门威尼斯人娱乐威尼斯人真人视讯澳门威尼斯人在线娱乐网上澳门威尼斯人威尼斯人官网注册赌博平台威尼斯人正规赌博网站威尼斯人平台注册澳门威尼斯人官网赌博网站威尼斯人正规网址澳门威尼斯人官网直营线上威尼斯人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威尼斯人官方平台网上百家乐注册威尼斯人娱乐场网站威尼斯人官网注册账号澳门威尼斯人最新网址威尼斯人最新网站澳门威尼斯人赌场网站威尼斯人网上赌场澳门威尼斯人娱乐网站威尼斯人城娱乐澳门威尼斯人网站注册威尼斯人网站注册威尼斯人正网威尼斯人娱乐场注册澳门威尼斯人网址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网址线上赌博网站威尼斯人官方注册网上威尼斯人注册澳门威尼斯人真人视讯澳门威尼斯人会员注册澳门威尼斯人官方网址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注册威尼斯人线路检测威尼斯人百家乐网址威尼斯人网址注册澳门威尼斯人正规网址威尼斯人线上官网澳门威尼斯人百家乐威尼斯人正规官网威尼斯人官方网址澳门威尼斯人正网威尼斯人线上娱乐澳门威尼斯人官方网站威尼斯人娱乐场官网威尼斯人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