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dxj011.com,dxj022.com,dxj033.com,dxj044.com,dxj055.com,dxj066.com,dxj077.com,dxj088.com,dxj099.com ◆记忆方法:大香蕉(11~99)敬请收藏!
大香蕉温馨提示:网址会不定时更换,如果大家忘记网址,请牢记→永久网址WWW.DXJSPZ.COM来访问本站,就永不迷路!网站首页视频搜索图片搜索小说搜索
公告:您的宣传是我们的动力!如果您觉得大香蕉视频好,记得告诉您的朋友!
本站视频部分采集于网络,视频中广告与本站无关,请勿相信,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玩家可到本站担保【澳门威尼斯人55817.com】进行游戏,资金才能得到保障!
  • 【巨棒土匪香穴娘】(第8章)作者:无鱼-大香蕉都市
字数:10021            第八章一曲情深诉衷肠  快到年根的时候,小虎的伤基本痊愈,经过苏琳儿的悉心照顾,也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只是右臂尚不能太过用力,但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不过在寨中兄弟的面前,小虎始终装作手不能动的样子,吃饭、穿衣,依旧由苏琳儿一手打理,晚上也自然而然的要搂着苏琳儿一同休息。  早上的时候,军师林自序过来找小虎商量,问这个年打算怎么过,山里虽然不缺食物,但春联,年糕,还有兄弟们的棉衣裳总要考虑一下。小虎听完冲军师一笑道:山下早有人为我们准备好了,待到年29的时候,我就领兄弟们去取。  林自序知小虎从不打诳语,当下乐呵呵的退了出去。  小虎早就在床上躺腻了,让苏琳儿帮他穿好衣服,跑到在寨子里溜达了一圈,到寨门的时候,正碰到二冬瓜和柱子从外面打猎回来,每人手里拿着几只山鸡和野兔,嘴里唱着小曲,跑过来和小虎打招呼。  「你俩出去的时候有没有碰到什么生人?」小虎一直对中年汉子的话耿耿于怀,虽然他不知道中年汉子口中说的「小鬼」「金炕」「要饺子」什么意思,但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  「没有,咱这山上谁敢来,大当家你是咋了?」二冬瓜身材格外高大,比小虎还要大上一号,但是天生脑子一根筋,上次军师林自序安排他去古城县请薛神医,这个莽汉到地方话都没说,直接就将薛神医扛了回来。  「没事儿,二冬瓜,这几天你挑几个身手好的兄弟收拾一下武器,再挑几头脚力好的大牲口,等我再养两天,我带你们去串个门子。」小虎心里合计着去找胡大麻子报仇的事儿,顺便把寨子里的年货给办回来。  「大当家的伤都没好利索还去串啥门子,这大冷天的!」二冬瓜没有理会小虎的意思。  「二冬瓜,你咋不听话呢,大当家的让你准备,你就准备,呵呵,大当家的,到时候带上俺呗,俺可是愿跟你去串门子。」柱子虽然年龄不大,但头脑要比二冬瓜灵光的多。  「行,到时候你和二冬瓜都跟我去,保不齐咱们还能喝顿大酒!」小虎说完,拍了拍柱子的兽皮帽。  「要去喝大酒啊?嘿嘿,大当家的,俺这就去挑人选牲口,咱啥时候出发!」二冬瓜一听有酒喝,嘴都咧到了后脑勺。  「就这几天地,等我的手能打枪了,咱们就去喝大酒!」小虎说完,就搂着二冬瓜和柱子回了寨子。  晚间虎子让寨中兄弟们烧了一大锅开水,自己全都提到屋里,倒入一个大木桶中,这几天一直没有洗澡,身上痒的着实难受。  「三娘,再点几根蜡烛,光线太暗了。」小虎说着,已经脱得一丝不挂,下身晃荡着他那条傲人的巨棒,对苏琳儿说道。  苏琳儿依言又点了几根蜡烛之后,便悄然躺倒了床上,虽然近些日子她每天晚上都会与小虎用身体相互抚慰,但那都是熄了蜡烛之后,在黑暗中进行的,现在小虎赤身裸体的站在她面前,让苏琳儿脸皮还是有些发烧。  「琳儿,你咋躺下了,来给我搓搓身上的灰,好家伙,好舒服,水温正好。」小虎已经跳到了木桶中。  「你的事儿真多,我都成了你的使唤丫头了。」苏琳儿虽然嘴里这么说,但还是十分开心的拿了一条麻布,搬过一个凳子,站到了小虎的后面。  「你不一起洗洗吗?来吧,这水可热乎了,烫一烫,保管你全身都舒坦。」小虎躺在木桶里,轻抚着琳儿从后面伸过来的娇嫩小手。  「早看出你没安好心!一会儿可不许动手动脚的,等晚上熄了灯,奴家自然让你亲个够。」苏琳儿含情脉脉的说着,已经羞涩的将身上的衣物除去,双手护在胸前,攀上了木桶的边缘。  「害什么羞啊,来,把手放开,让我看看你的小苹果。」小虎用手将苏琳儿的手臂拿开,打量起苏琳儿小巧的乳房来。  虽然小虎已经连续几天晚上对苏琳儿的身子有摸又亲,但这还是他第一次在有光的情况下近距离观察。苏琳儿的香乳就像没有发育的少女一样,小巧娇嫩,就连粉色乳头都是陷在乳肚中的,小虎轻轻的用舌尖一扫,明显看到琳儿的乳房抖动了一下,琳儿的身体果真好玩儿,想不到竟然如此敏感。  「不是说好了,就是洗澡吗,你怎么又要欺负人家。」苏琳儿其实早就知道只要自己进了木桶,小虎就不会轻易的放过她,但她也同时渴望这样从未有过的经历。  「没有欺负,我是在疼爱它们呢,你看,奶头都立起来了,它们也想让我亲呢。」小虎说完,双手各持琳儿的一只乳房,轻轻的握在手心里。  「是不是有点小了,你不是说香兰姐的奶子有半个西瓜那么大么?」苏琳儿与小虎连续几天晚上交谈,当然也知道了小虎和那两个姐姐的事儿。  「是啊,可是没有你的可爱。」小虎此时已经被苏琳儿的身体迷住了,双眼几欲喷出火来。  「那你到底喜欢大一点的,还是喜欢小一点的。」琳儿依旧不依不饶,她的清高让她想了解,自己在小虎眼中,是不是比其他的女人更完美。  「当然是喜欢你的,虽然小了点,但弹性十足,而且你的乳头是粉红色的,就像少女的颜色。」小虎知道女人喜欢攀比,所以他就顺着琳儿的话往下说。  「我觉得它们比前几天大了一点儿,等我有了咱们的孩子,还会变得更大,到时候,就不会输给香兰姐和素琴姐了。」苏琳儿想是知道小虎在安慰她,说话的时候显得有些不自信。  「你现在也不输给他们,何况你下面的小穴又是人间极品,她们都没有你厉害。」小虎继续恭维道,他看不得琳儿心事重重的样子。  「真的吗?那你以后要多疼爱人家一些,琳儿也会比她们都爱你的。」琳儿虽然对自己的身材不满意,但骨子里始终觉得自己比香兰和素琴学识高、出身好,所以她希望小虎可以在以后的日子里对自己多疼爱一些。  「那就得看你现在的表现了,来,给我搓搓背,一会儿咱们回床上玩儿,今天终于可以跟姐姐合体了,我都快等不及了。」小虎当下催促道。  「讨厌,谁说要和你合体的,再说,你的伤还没好利索呢。」琳儿说着,用手在小虎的背上揉搓起来,心里却激动万分,自从与小虎开始偷情以来,虽然彼此用嘴巴为对方服务了几次,但真正面对小虎硕大的鸡巴时,苏琳儿还是有些惧怕。  「没事儿,合体靠的是下面,又不是胳膊,难道你就不想吗?」小虎说着,反手捏了一把苏琳儿的小屁股。  「可是……可是……人家有点害怕,你的那么大,琳儿下面怕是盛不下。」琳儿说完,轻轻趴在了小虎的身上,她那对小巧坚挺的乳房贴着小虎的背,滑腻的让人心疼不已。  「轻杵、缓抽、慢慢磨,你想不想?」小虎双手各抓住琳儿的一片臀肉,一拉一扯间,激起的水流,回旋冲刷在琳儿的凤冠小穴上。  「嗯,奴家也想的紧,可是……」琳儿尚未说完,身体已被小虎拉到前面,抱在怀中,朱唇被小虎的大嘴封住,情口也被他的鸡巴头冲击的几欲张开,此时只要琳儿往下稍稍一坐,或者小虎往前一挺屁股,琳儿的宝穴肯定要被虎子破门而入。  「虎儿……抱紧姐姐……不要动……让琳儿死在你的肉棒上吧……好宝宝……你的琳儿来了……啊……好酸……虎儿不要动……好痛……等一会儿好吗……小冤家……不可以……呜呜呜……姐姐要被你撕裂了……我的穴穴……穴穴碎了……呜呜呜……好麻痒……没劲了……琳儿真的没劲儿了……」当苏琳儿轻轻把屁股蹲下时,小虎的大肉棒摧枯拉朽一般将苏琳儿娇嫩的肉穴撑开。苏琳儿天生凤冠穴,阴道比常人要长,生有这种下体的女人,几乎很难在男人的肉棒上体会被插到底的感觉,也许她们穷其一生也难以体会那种龟头入花心的酥麻感。但苏琳儿无疑是一个幸运的女人,小虎的黑龙取珠棒,与她的凤冠穴是天生一对,当小虎全根而入时,龟头可以轻柔的杵在苏琳儿软绵绵的花心之上,虽然力度不大,但足以让苏琳儿失魂落魄。  「姐姐的小穴好暖、好软,我的心都快被你夹软了,好琳儿,把腿抬起来,放到桶边上,让虎儿使劲给你捣捣骚穴。」小虎说完,就将苏琳儿的两只小脚抬到木桶的边缘,双臂紧紧抱住她的小屁股,下体挺动之际,荡起层层水花。  「哦……现在……奴家真是上不得天……下不得地……好虎儿……你且轻一点……姐姐将整个身心都寄托在你的身上了……你何苦折磨可怜的琳儿……相公……求你轻一些……奴家真的受不起了……」苏琳儿几乎横在木桶之中,小虎每次抽插时激起的水流,都会划过她敏感的耻部,而穴心子面对小虎鸡巴头的轻杵细磨,早已酥软成一团如同乖乖兔一般的肉球。  在水中抽插虽然别有一番情趣,在对于小虎这个重伤未愈的病人来说,体力是最大的考验。插了百余回合之后,小虎已经变得气喘吁吁,琳儿看到小虎满脸通红,呼吸都变得急促,当下心疼的为小虎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水,轻轻吻在他的胸口,小声说道:「好弟弟,咱们去床上吧,你且休息一下,累坏了你的身子,就算香兰姐和素琴姐不怪奴家,琳儿也会心疼的。」  伤口传来的隐隐疼痛,让小虎也不敢再胡来,当下依依不舍的从琳儿穴中抽出肉棒,整个人依靠在木桶壁上,享受着片刻的安静与温柔。  少顷之后,小虎将苏琳儿从木桶中抱出,两人相互擦干对方身上的水渍之后,琳儿把小虎推到炕上,用自己的锦缎棉被将二人罩住,如同一个小型的蒙古包,将外界的纷纷扰扰全部遮蔽隔开,只留下她温暖柔软的身子,蜷缩在小虎的胸口,任由小虎双手把玩着她紧绷、香腻的美臀。  「琳儿,我希望这一刻可以永久的延续下去,与你再也不分开。」小虎贪婪的嗅着怀中玉人发间的香气,双手已经探到了琳儿的耻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在她的情口上玩弄了一会,只把苏琳儿敏感的穴珠捏的如花生米一样坚硬,整个人都在小虎怀中不停的颤抖起来。小虎爱恋的用整个手掌覆盖在苏琳儿高高隆起的粉穴上,一个调皮的中指,趁机扣入了她的阴道,稍稍抽动几下,便引来一股浓浓的蜜汁,小虎接着把手指伸进自己的口中,说了一句:「好甜。」  苏琳儿听罢,立时羞赧用一只小手将小虎的嘴巴捂住,之后从被窝里伸出小脑袋,趴在小虎耳边说道:「虎儿,先抱抱琳儿,等一会儿再折磨奴家行吗?」  如同一片风中的落叶,在这个纷乱的俗世上,苏琳儿一直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港湾,直到刚刚在木桶中,被小虎要了自己的身子,此刻又被小虎静静的搂在胸前,终于让苏琳儿了找到了一种家的感觉。  苏琳儿的胆小怯懦,让小虎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一种温柔的情愫,他似乎明白了苏琳儿想要的只不过是一个简单的拥抱,而与自己的疯狂,只不过是她在透支着自己的温柔,想以此来讨好自己,以便换取一份最基本的感情。小虎想到这里,翻身将苏琳儿压到身下,开始大口的吻咬起她身上白嫩香滑的皮肉,由嘴唇、耳垂、脖颈,又到乳房、小腹,最后小虎钻出花被,拿过一个枕头,将苏琳儿的屁股高高垫起,苏琳儿那个颜色香艳、外观可爱的凤冠穴此刻正饱含蜜汁,如同一朵娇嫩的鲜花,正等着小虎的采摘。  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仔细观赏琳儿的凤冠美穴,小虎也是第一次,他看着苏琳儿干净、臃肿的阴户,鼻间又传来凤冠宝穴特有的香味儿,小虎爱恋的将脸贴在上面尽情的摩擦着,并不时用嘴唇轻轻的吻咬一下琳儿已经充血的穴珠。最后小虎用手指将她丰厚饱满的阴唇分开,伸出舌头,就像小狗喝水一样,在琳儿淫水潺潺的香坑里舔舐起来,发出「汩汩」的声音,与此同时琳儿穴中那娇嫩无比的阴道内壁上,穴肉如牡丹一样鲜艳,随着小虎舔舐的节奏,开始有规律的颤抖起来,似乎在迎合小虎的动作,又像是要努力合并保护自己一样,如果不是小虎用手指将她的两片阴唇压住,此刻恐怕早已紧紧封闭起来,他人休想一窥其中的美妙。  「哦……虎儿……姐的好宝宝……你这样让姐姐情何以堪……奴家的心儿都被你舔酥了……用力一些……让琳儿的穴穴融化在你的嘴里吧……呜呜……穴珠不能咬的……好痒……虎儿快用手帮姐姐扣扣……奴家穴中好像有东西在爬……好难过……虎儿……姐姐好难过……深一些……深一些……快救救你可怜的琳儿姐姐……」苏琳儿的小穴被小虎一阵放肆、疯狂的吻咬、舔吃后,激动的琳儿双腿都跟着哆嗦起来,两条苗条白皙的大腿,紧紧将小虎的脑袋夹在中间,她竟然不由自主的挺动屁股,将自己隆起的阴户使劲往小虎嘴巴上蹭去。  「好琳儿,你舒不舒服?虎儿对你好不好?你喜不喜欢让虎儿每天舔你的骚穴?舍不舍的每天都把你的蜜汁给虎儿喝?」小虎手口并用,一番攻击后,苏琳儿几欲高潮,下体早已泥泞不堪,因为琳儿过度兴奋的原因,整个阴丘都由于充血,阴唇由粉红色变成了鲜红的颜色。  「不要问了……啊……你现在说什么琳儿都会答应的……只要我的虎儿喜欢……你就是现在把姐姐撕了……奴家也不怨你……我的好孩子……琳儿的好相公……琳儿刚才已经是虎儿的娘子了……呜呜呜……只要虎儿不嫌弃奴家……奴家这辈子都愿意让虎儿折腾……不管是小奴的骚穴……还是美脚儿……只要虎儿高兴……奴家就是被你咬成千万段……也是心甘情愿的……而奴家穴中的淫液……从此只喂虎儿一个人喝……今生今世……琳儿愿美穴缠绕虎儿棒……香汤只供虎儿尝……」苏琳儿此刻被小虎撩拨的近乎疯狂,贝齿用力咬着花被角儿,一手小手紧紧的握住自己的小香乳,没命的撕扯起乳头,不一会儿,那对娇嫩无比的玉奶上便已红痕遍布。  「我可舍不得真去咬姐姐,虎儿以后还要疼你一辈子,好琳儿,你在我的心中一直是个才情无双的奇女子,今儿个虎儿能得你垂爱,也是三生有幸。不如趁今晚红烛未尽,你我刚刚又有了合体之情,姐姐你且赋诗一首,就当作咱们拜堂的誓词,小虎今生一定将它铭记于心,不负姐姐一片柔情。」小虎说完,张开大口,将苏琳儿的美穴全部含进口中,舌头紧紧卷住琳儿的穴珠,轻柔的拨弄起来。  「相公……你真的要肯收了奴家吗……呜呜呜……琳儿好开心……好相公……且住住口……待琳儿重新妆容、穿衣打扮……奴家要做一个最漂亮的新娘子……嫁给我的虎儿……呜呜呜……」多年的夙愿,今朝终于可以梦想成真,苏琳儿早已感动泣不成声。  「不用打扮,琳儿也是天底下最美的新娘,不如我们就赤裸相对,在这火炕之上行周公之礼,为夫也没有为娘子备下聘礼,今晚就让为夫扣三个响头报答娘子对我的教导之情,再舔遍娘子的身子,当作我们爱的印记,娘子你看可好?」小虎说完,已经起身,跪在了琳儿的面前。  「一切单凭相公做主,只是怕委屈了相公,琳儿已是残花败柳,哪里受得起相公三拜。」苏琳儿与小虎面对面跪倒,双手轻轻掩在胸前,模样当真是娇羞可人。  「娘子万不可妄自轻薄,你从小教虎儿做人的道理,虎儿自不敢忘,可从今之后,你就我的妻子,恕虎儿不能再以师徒之礼相待,这三个头却是虎儿必须磕的。」小虎说完,恭恭敬敬的冲着一丝不挂的苏琳儿扣了三个响头,每一次都头皮倒地,神情甚是感激。  「琳儿今后就是虎儿的妻子了,求夫君好好善待奴家,琳儿也会做一个妻子的本分,一切以相公为重,所以夫君在上,也受为妻三拜,今后奴家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苏琳儿说完,香泪满腮,冲着小虎也拜了三拜。  「呵呵,终于可以不叫你姐姐了,也不用再怕你了,好媳妇,来给你相公吃吃鸡巴。」小虎待苏琳儿扣完头,马上就站到她的面前,将自己粗壮的肉棒挺到苏琳儿的面前命令道。  「相公就会骗人,刚刚还说要疼琳儿一辈子,怎么接着就开始糟蹋起奴家来。」苏琳儿虽然嘴上不同意,其实心里早已乐开了花,当下双手托了小虎的大肉棒,伸出自己的丁香小舌,双眼脉脉含情的往小虎的马眼上舔去,  「哦,好舒服,娘子且住口吧,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今天是我们拜堂的日子,你就赋诗一首,助助雅兴吧!」小虎见此刻的琳儿温顺的像一只小猫一样贴在自己的身下,心中顿时有种报仇的感觉,当下坐到琳儿身后,双手捧了她的奶子,一阵狂揉,同时心中窃喜:让你以前打我的手心,呵呵,现在也得给我跪着舔鸡巴,真爽!  「那奴家就献丑了,相公莫要取笑才是。」琳儿说完将小虎拉到身前,一头扎进他的怀里,同时将小虎的鸡巴头紧紧的握在手心中,仿佛怕它飞走一般。  玉面红唇,谁人怜它。  甜水蜜汁,你尝到了吗?  红床香枕,罗曼红沙,  凤冠美穴,香臀软乳,  只绽放在虎儿身下,  满腹才情,谁人懂她。  小脚冰凉,你暖的了吗?  相思如水,相怜如花,  片片柔情,何曾消退,  只为虎儿留一世牵挂。  身若九月牡丹花,  谁家少年来采它。  妾身愿洒穴中水,  为我情郎洗鸡巴。  怕只怕,  一身香粉无骨肉,  怎敌的,  巫山风劲雨又大。  苏琳儿一首词吟完,生怕小虎会嘲笑她,当即钻入被窝,像一只鸵鸟一样把自己隐藏起来。  「娘子确实才女也,不过词中所言却甚是惹人怜惜,你身子自有为夫怜爱,你的小脚虎儿也会帮你暖热,为夫说过今晚要吻遍你的全身,那便是一寸不可少,娘子只需安心享受,今夜巫山风缓雨也不大,你就放心吧。」小虎说完,便如同一条饿狼一样,一下钻入苏琳儿的被窝里,从琳儿的秀发开始,一路摧城拔寨,一直吻到苏琳儿的小脚上,将她的十根脚趾分别舔吃了一边之后,接着舌尖一转,顺着琳儿的小腿下方,掠过腿弯,最后又回到苏琳儿的下体前,这一次连同苏琳儿的后庭,也被小虎用舌头在菊门上轻轻撬了两下,吓得苏琳儿赶忙推开了小虎的脑袋。  「相公……可以了……奴家已经知道你的心意了……啊……不要再折磨琳儿了……奴的穴穴好难过……求夫君快些赏赐巨棒……帮为妻退却焚身欲火……」苏琳儿在小虎的身下,不停的扭动着多情的身子,双腿早就叉开,一双玉足踩在小虎强壮的胸膛上,粉红色的脚趾调皮的抓着小虎的肌肉。  「琳儿,我的好媳妇儿,快将你的穴穴扒开,让为夫为你好好磨磨花心,我的浪媳妇儿、骚娘子。」小虎说着便将苏琳儿的双腿抗在肩头,身体前倾,让苏琳儿的身子弯成一个V字型,巨棒在她的水穴前轻轻摩擦了几下,便已经蘸满了淫汁,当下屁股一抬,龟头压在琳儿的阴唇之上,苏琳儿趁机将自己的阴唇拉开,凤冠宝穴上立时显露出那条淫水充裕的阴道,小虎屁股猛然下顶,没有给苏琳儿一丝缓冲的时间,狠狠的一棍到底,龟头重重的戳在她那颗酥麻瘙痒的穴心子上。  与刚才在水中插穴不同,这次两人之间没有阻碍,小虎这一棒又是全力而发,龟头直接将苏琳儿的花心杵成一团肉饼,苏琳儿全身一个冷颤,紧接着「哦」的一声,双眼委屈的看着小虎,双手回撤,按在小虎的胸口上,使尽全力将他往外推去,但此时小虎如猛虎下山,单凭苏琳儿的力气,哪能撼动半分,而小虎此时已经深知女人的心思,只要自己多冲击几次,就会让琳儿放弃抵抗,当下,小虎开始施展九浅一深的插穴技巧,只抽插了几个回合,便将苏琳儿的凤冠宝穴抽插的失去了弹性。  「哇……呜呜呜……狠心的相公……你是要奴家的命啊……求求你……轻一点……琳儿会被你插死的……呜呜呜……刚说了会疼人家一辈子……难道琳儿在你面前真的如此下贱……非得这样没命的折腾吗……」与刚才在水中两人交合不同,此时的苏琳儿完全没有反抗之力,除了求饶,她找不到任何阻止小虎攻击的办法,可惜任凭她如何示弱,也不能换来小虎的怜惜,反而动作越来越大,最后两人下体相接的时候,竟然发出「砰砰」的撞击声,直把苏琳儿冲撞几乎晕厥过去。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了几分钟,琳儿的美穴被小虎连续抽插了数百下之后,苏琳儿才从刚开始的惊恐中挣脱出来,下体也开始恢复了火热的温度,并逐渐接受了小虎的巨棒,抽插间,她紧缩阴道,用娇嫩的穴肉将小虎的鸡巴紧紧包裹,虽然无法全部夹住,但一种充实感从下体传来,当下苏琳儿伸手将小虎的脑袋死死搂住,发嗲一样的冲小虎开始撒娇起来。  「啊……虎儿专会欺负人家……这是轻抽细磨吗……你比老虎都厉害……是不是要撕了奴家才甘心……妈呀……又来了……好了,好了……琳儿不说了……乖宝宝……轻一点……奴家的身子要被你撞挎了……虎儿好狠心……琳儿的小穴就这么不值得珍惜吗……哎吆……奴家不敢说了……好孩子,慢点……奴家要到了……好相公……把棒棒都顶进琳儿的宝穴中……哦哦……琳儿要丢给你了……你把琳儿的心都磨碎了……哦……要抛了……呜呜呜……死了……」苏琳儿每次责怪小虎的时候,都会换来小虎报复一般的疯狂抽插,连续几次之后,苏琳儿终于克制不住,花心一放,穴中的淫汁全部抛洒到小虎的龟头上。  「好琳儿,乖乖娘子,这才刚刚开始,你就丢了身子,一会儿可别怪为夫心狠。」小虎稍稍停顿了一会抽插的动作,让苏琳儿定了定神。  「好相公……不要管我……琳儿现在心里痛快的紧呢……宝宝相公……你只管发泄……琳儿的命都是你的……不要拔出来……让咱们的好棒棒在琳儿穴中多泡一会儿……以后妾身的幸福就有劳它了……」苏琳儿修长的双腿终于可以从小虎的肩头放下,但她又怎么舍得离开小虎温暖的身体,紧接双脚交叉,一双玉腿就盘在了小虎腰间。  苏琳儿虽然长得瘦小,但身体却正直人生的巅峰,经过刚才与小虎的一番云雨,她也算是尝到了性爱的乐趣,就像贪吃的孩子,竟然催促小虎再次向她发动进攻。  「骚娘子,看把你浪的,待虎儿活动一下手臂,一定把你干飞。」小虎刚才为了不使琳儿身体被压,用双臂一直撑在床上,受伤的手臂竟然有些酸痛,他下意识的开始晃动起肩膀,使血液加速一下循环。  「呀,是琳儿不好,只顾着自己痛快,却忘了我的宝贝相公有伤在身,乖乖相公快快躺下,让琳儿来伺候你吧。」苏琳儿说完,又使劲用下身夹了一下小虎的大鸡巴,将一双小巧玲珑美脚伸到小虎面前,等小虎将她的脚趾又挨个吃了一遍后,这才美滋滋的把自己小屁股往后一缩,肉洞跟着脱离了小虎的鸡巴,带出一股粘稠的淫水。  苏琳儿挣扎着爬起来,穴中虽然还有丝丝疼痛,但琳儿依旧觉得此刻她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当下她细心的收拾了一下刚才已经被自己撕扯的凌乱不堪的被褥,为小虎把被窝铺平。  小虎爱恋的看着兀自忙碌的苏琳儿,她那消瘦的身材让人看了都会有种心疼的感觉,当下小虎从琳儿后面将她的腰肢轻轻抱住,张口咬在她光滑、香腻的屁股上。  「哎呀,坏相公,快别闹了,赶紧躺下。」苏琳儿转过头,和小虎连续吃了几个嘴,又将自己的奶头让小虎吸了几下,才将小虎糊弄躺下,当下,琳儿一转身,就半蹲到小虎的大腿上方,穴中的淫水适时的流出几滴,正打在小虎的龟头上。  这一次苏琳儿可谓轻车熟路,经过刚才一番磨合,她也不再躲躲闪闪,直接银牙一咬,软绵绵的凤冠宝穴直接套到了小虎的鸡巴根,穴心子正好碰到小虎的龟头。女人在上面的时候,不会像男人一样急于抽插,她们喜欢被龟头杵在花心上的那种酥麻感,随着一声轻柔的呻吟,苏琳儿眼角含羞,面色潮红的开始扭动起屁股来,而小虎的鸡巴一直深深的杵在她的阴道内,那颗硕大的龟头与琳儿的穴心子早就缠绵到了一起,相互摩擦着。  「相公……你舒不舒服……琳儿伺候的可还算周到……啊……相公就是厉害……咱们的大棒棒正顶着妾身的穴心心呢……哦哦……琳儿好像又要到了……」这样饱含柔情蜜意的摩擦,苏琳儿哪里经过,不过几个来回,她的情欲又达到了巅峰。  「好娘子……你的穴心心真软……为夫的鸡巴头都要被你磨平了……乖乖媳妇儿……来趴倒虎儿身上……让虎儿再用力杵一阵子……」小虎的肉棒被苏琳儿如此温柔的一番逗弄之后,膨胀到了极限,如同一根烧红的铁棒,急需释放里面的温度。  「嗯……夫君有命……琳儿定当遵从……虎儿咬着琳儿的手指……这次可以用力一些……奴家已经被相公玩浪了……望郎君莫要耻笑奴家才是……」琳儿此刻的身体早已酸软无力,轻轻的趴到小虎的身上之后,将自己的一只小手伸进了小虎的口中,另一只手却顽皮的揪住了小虎的一只耳朵。  小虎双手紧紧抱住琳儿的香臀,将她的臀肉使劲往两边一分,肉棒开始畅通无阻的急速抽查起来,这一次小虎也没有丝毫顾忌,几乎是棍棍到底,黑龙取珠棒次次都戳在苏琳儿的花心之上。  「相公……琳儿怕是又要不行了……夫君抱紧我……呜呜呜……奴家就是要死也要死在虎儿手里……呜呜呜……琳儿丢了……丢了……相公……疼疼琳儿……戳死奴家吧……」苏琳儿的第二次高潮来的很快,不过百下,便已身体痉挛起来。  小虎知道苏琳儿已经进入了短暂的晕厥,趁此机会,他发疯一样的狂操起来,屁股挺动的频率已经到了极限,又是数百下之后,小虎也一泄如注,滚烫的精液喷洒在苏琳儿的花心之上,让她在沉醉中惊醒过来。               【待续】[ 本帖最后由 clt2014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clt2014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大香蕉视频含有成人内容!适合18岁以上人群浏览。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广告合作:gghz8888#163.com(#换成@)
[大香蕉,大香蕉视频站,久久热大香蕉,伊人在线大香蕉,大香蕉手机电影,大香蕉电影网,大香蕉官方网站] 大香蕉视频站-版权所有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